寞月牢骚

惯见天涯苦,
长闻亘古酸。
春江花月夜,
墨笔断肠欢。
代代佳文璀,
年年寞月寒。
何人曾暖月,
只学倚栏杆。

春江花月夜,开创了没事就找月亮寄情离别的先河,可是谁想到过月亮的孤独。

发表评论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徽标

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.com 账号评论。 注销 /  更改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。 注销 /  更改 )

Facebook photo

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。 注销 /  更改 )

Connecting to %s

%d 博主赞过: